主页 > 乡村小说 > 农妇生存手札 >

方氏认错

王小山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,哪经得住这样的软语厮磨,早把方才的不愉快忘到了脑后边,搂着方氏就上了炕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一家子人都到了,唯有王小山和方氏没来,众人心里都明白是咋回事,也没人说啥。

王老爹倒是问了几句李燕回门的事,其余就再没啥了。

今天回门,王洪波和李燕俩人走了不少路,都是累的不行,再加上明天早上俩人都要起早,王洪波倒是挺老实,只是搂着李燕睡觉。

“燕子,娶了你真好。”王洪波侧过脑袋亲了一下李燕额头。

李燕过了半晌才“嗯。”了一声。没过多久,两人就都睡过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李燕和洪波起的都早。李燕想着早起熬点粥,炒两个菜,顺便把前两天积的苞米给煮了。

王洪波吃了点昨晚上剩的饭,简单收拾下就上山了。

李燕在厨房正刷锅呢,却见孙氏抱了小壮走进来。“嫂子起这么早啊。”

李燕弯腰从柜里掰了一小块腊肠塞到小壮手里,“小壮,吃吧。”

孙氏笑笑,“你就宠着他,给宠馋了看你咋办!”李燕淘了点米,“没事,宠馋了,婶婶给小壮做好吃的。你说是不是,小壮……”

“婶……婶。”

李燕笑出了声,麻利的把锅端好,把米放里面,又打了几个鸡蛋,切了点葱花。

孙氏在一旁看着,不觉赞道,“燕子,你还真是个麻利的,平日只说你嫁给洪波有福,照这么看,洪波娶了你更有福气啊。”

李燕脸一红,嗔怪道,“嫂子净逗趣我,要我说,嫂子才是个有福的,大哥人好,你又有了小壮,以后还愁啥?”

小壮突然在孙氏怀里动了动,孙氏忙道,“我出去给他把尿。”

等孙氏转身回来的时候,李燕正拿着抹布擦着炉灶边上,模样认真的很,孙氏不觉点点头。

“对了燕子,昨天是咋回事?我看着三弟和他媳妇要吵起来了,最后……咋吵炕头上去了?”

李燕笑笑,“他两口子的事谁清楚?关上门说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李燕不是个嚼舌头的,再说这事她是真不太清楚,不过,他俩人也太折腾了,这么长时间还不起来。

孙氏撇撇嘴,“我瞅着三弟媳妇就不是个踏实过日子的,又懒又馋还贪小便宜,真是没办法。你说咱啥时候分家啊……”

李燕愣了愣,这她还真没想过,她才进门,就算分家,也得以后了。

饭菜很快就做好了,香味扑鼻,孙氏把孩子送回屋,出来帮李燕把饭菜盛好端屋子里去了,蔡氏和王老爹早就在那坐着等着。不一会,方氏和王小山也出来了,几人围在桌子前面吃饭,都直夸李燕的手艺好。

方氏和王小山吃的格外多,李燕和孙氏对视一眼,不觉笑了。

天正冷着,黑子是家里的看门狗,李燕腾出空给它铺了个狗窝。黑子直欢喜,一见着李燕就喜欢扑过去。

李燕也喜欢黑子。要是没黑子,她也不能和洪波这么好。

“黑子黑子,你说我给你找个小媳妇怎么样?”李燕蹲在地上,伸手摸了摸黑子的头。上午的时候下了一点雪,空气格外清新。

“我看行!”浑厚的男声自李燕头顶响起,“我已经把它媳妇带回来了。”

“洪波,”李燕刚想问他咋这么早就回来,一下子被她怀里的白吸引了。

“这是宋寡妇的白?”

“嗯。宋寡妇说不养这狗了,我瞧着你应该喜欢,就带回来了。今天上午就打了两只兔子。下雪,路滑,我就先回来了。”

李燕抱过白,“你快进屋暖和暖和,我刚把炕烧热乎了,你下午还出去不?”

王洪波憨憨的一笑,“不的了。我留屋里陪陪你。”

李燕脸一红,抱着白在前面走,“快进去吧,我看白也是冻坏了。”

是一只六个月大的小狗,通体雪白的,很是漂亮,李燕把它放在炕上,就开始和它大眼瞪小眼。白挺喜欢李燕,不时地用舌头李燕。

“洪波,白怪小的,咱就把它放咱屋里养着,你说咋样?”

王洪波看自己小妻子高兴的模样,心里也跟着高兴,“成。你说咋的就咋的。就是别让瞅见,要不又得咋咋呼呼的。”

李燕点点头。

忽然听见有敲门声。李燕忙下了炕把门开了。“弟妹?”

来人正是方氏。她被王小山得没辙,只得过来给李燕赔礼。而且她故意挑这个王洪波不在家的时候,省的丢人。

李燕忙把方氏让进屋,方氏刚迈进屋,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。

“啊,二哥咋也在啊?”

王洪波轻轻的“嗯。”了一声,转过身去继续逗弄白

“嗯……我来也没啥事,就是过来看看。这……哪来的小狗啊,真是好看……”

李燕给方氏倒了碗水,然后就坐在炕头,也不吱声,单单把方氏晾在那。

方氏犹豫了很久,赔礼的话咋也说不出来。尤其是看见李燕过的滋润的样子的时候,更感觉有刺哽在喉咙里一样。

方氏一口口的喝水,想抬脚出了这里,又想起王小山后来警告的话。方氏一咬牙,硬邦的开口,“二嫂,昨儿我话说的不对,你别生气,是弟妹不懂事。”

李燕顿了一下,瞅了一眼洪波。

“没事,妯娌之间么,你也别把事放在心上。”

方氏点了点头,总觉得坐不住,喝了碗里最后一口水,“行。那二哥,嫂子,我就回去了。”

方氏一开门,一股子寒风吹进来,李燕在门口,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“天越来越冷了,我得赶紧上山多打点猎物存着。燕子,我今天晚上就和人上山去了,可能得在山上住几日,你要是自己住害怕,就跟大嫂说。”

李燕愣了一下,把门关上。“洪波,咋说上山就上山了?能不能过两天再走?”

王洪波把睡着的白推到炕里头,挪到炕头,穿了鞋子。

“每年一到这时候,猎物就少挺多了,今年我张罗的本来就已经晚了,就不再耽搁了。”

李燕也不懂这些打猎的事。只得赶紧从柜子里面翻出做了一半的袄子。

“这可不成,这厚袄子我还没缝好呢,你就再等一天成不?”

王洪波坐在炕头寻思了一会,转头看见小妻子担忧的模样,脸上一下子就笑开了。

“那成。明天上午我就走,总得猎点大物回来。要不然咱就没法过年了!”

李燕捉摸了一下,袄子剩下的部分估计也耗不了多少时间,应该挺快就能完事,也就答应了。

过了一会,李燕刚脱鞋上了炕,又有人过来敲门。李燕纳了闷了,今儿自个儿这咋就这么热闹呢?

门一开,是王老爹。

“燕子,我刚从外面回来,就是过来跟你说声,你晌午把鱼做了吧,你想吃你做的鱼,我特意去村头买的呢。你看看,今儿能做不?我特意又打了点醋,你甭听你的,该用多少用多少,咱家有条件!”

李燕“扑哧”一笑,“那这还有啥难的?爹喜欢吃,我就乐意做,成!一会我就去拾掇!”

王老爹弯下腰在门槛子上磕了磕烟斗子,“燕子,你做的那鱼,我们还真是头一次吃,那味道,甭说是你,就是我,也想着天天尝啊。”

李燕让王老爹进去做,王老爹没答应,撂下话就出去了。

“媳妇,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在家做过没?”王洪波不知道在那想啥,出声问道。

李燕心下一黯,“没。这些调料都太金贵,家里不咋买,一般就直接用水煮煮。”

王洪波点点头,把李燕的手握在手里,发现李燕手冻得冰凉,有点心疼,忙把李燕抱上炕。

“我媳妇就是不一般,连那老刁嘴都喜欢你的手艺。”

老刁嘴?是说蔡氏?李燕笑开了,“你不也喜欢?今儿我多放点辣,保你们吃的暖暖乎乎的,直淌汗!”

兴许是炕里头太热,白挪了挪地方,闭着眼睛蹭来蹭去的,缩成了一个

其实李燕做得不是啥新奇菜,就是糖醋鱼,只是这边人都喜欢吃辣的,就往里面多扔了两把辣椒,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喜欢吃。

李燕一边炖着鱼,另一边架了火,熬了一锅蛋花汤。今儿个日子冷,吃点热乎的好。

昨天王大山刚扛了一袋子面粉回来,李燕舀出两瓢,打算蒸锅馒头给王洪波带着。

鱼炖的差不多了,蔡氏闻着味香,没忍住,进了厨房,一手扒着门框子,“燕子,这次鱼多放点盐,上次做的我吃的味淡,不下饭。”

蔡氏主动和李燕说话,还真让她听受宠若惊,“知道了,饭还得好一会才能吃上,这有凳子,要不你先坐会?”

蔡氏懒得再挪地方,也不嫌厨房的烟呛,接过凳子就坐在了门口。

蔡氏见李燕在那边忙活,眼珠子转了转,“燕子,你进门那天,我见你后面跟了一箱子东西,里面都是啥?”

李燕想了一下,回头笑了下,“,里面没啥,就是我穿的衣裳什么的,把原先穿的都带着,省的以后再做。”

【上一篇】:不是软柿子【回目录】 【下一篇】:方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