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端砚收藏 > 名人与端砚>正文

包公拜师

365bet指定开户地址_买球365bet属于外围吗_皇冠365bet下载 365bet指定开户地址_买球365bet属于外围吗_皇冠365bet下载2013-01-19 10:23:01     点击量: 字体:

包公拜师

 

包公到端州上任之前,就听闻端州出产的端砚是中国四大名砚之首,到任后果然百闻不如一见。

这一天,他与包兴微服乘船到开采砚石的羚羊峡坑洞石场巡视,他举目见一些打着赤足,衣不蔽体的打石砚工,一边凿石,一边谩骂官府。包公见状,上前问道:“诸位师傅,何故暗地里骂官府呢?”石工们不认识包公,见来者四十左右,虽穿便服,却好像是官府人家,众人马上缄默不语。尽管包公再三询问,众人仍然一言不发。

包公发现了什么似的,但他无法,只好回到府衙里,他回想起石工的咒骂。料想到端州的百姓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苦情,若派人去了解,百姓知道是官府的人,必定不敢直言。包公左思右索,最后决定自己亲自出马,微服私访。
碰巧,离城不远有一位名叫梁泽新的雕砚师傅,他搭了一个草棚开设了一个雕砚加工场,还招收了七八个徒弟。

这天包公扮作一个石工模样,来到梁师傅的加工场,要拜梁师傅为师。梁师傅近来急于请工,他看见包公操的是外省口音,个子粗黑结实,于是答应收为学徒。包公心里高兴,问及梁师傅,端砚什么时候闻名于世。梁师傅捋着长长的胡子,很自豪地向包公讲述了端砚由来故事。

在唐代光化年间,端州黄岗住有一杨性人家,主人名收杨基,其夫人杨氏有一远在江西省婺源县的内侄,名叫梁铿。梁铿从小聪明过人,年仅十八岁就饱读诗书,吟诗作画无所不精,是当地一名颇有才气的才子。可是,由于他运气不佳,空有经纶满腹,年年科考都名落孙山,科场屡挫,使梁铿渐渐失去了信心。父母见他有点气馁,为让他散散心,同意他南下广东端州探访黄岗的姑姑。

数月行程,梁铿来到了广东。这天,他坐着木船从西江逆流而上,当他路经羚峡时,只见两岸青山秀丽,景色迷人!他即时画兴顿生,随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江西婺源龙尾山出产的歙砚,来到船头作起来来。正当他画已成半时,突然,狂风大作,一个大浪打在船头,把他未成的画纸吹进了船舱。梁铿站立不住,一个踉跄,不慎把歙砚碰下了河中。他呆呆地看着茫茫的西江,惋惜失去了心爱的砚台,更惋惜没了墨汁完成不了未成的画作。船家见状,急忙从船舱为梁铿拾回那幅半成的画作,接着把船泊到斧柯山上,提示梁铿上岸捡块山石暂作观台把画绘好。

梁铿谢过船家上了岸,他东寻西觅。突然,他发现了一堆岩石块中有一块形如钵头的薄石块,石块中已有一个天然的砚堂。梁铿高兴极了,他回到船上,即时掏出墨条在砚堂上柔柔地磨起来,一瞬间,浓黑的墨汁磨出来了,梁铿继续完成了那未完的山水画。由于墨汁滑不损毫,梁铿画得特别顺手,画兴倍增,不用多久,就画了好几幅山水画。他看着那如意之作,又看看那石块,欣喜若狂地说:“好一块天然宝砚。莫非是天赐我也?!”他捧起石块爱不释手。

梁铿来到姑丈家里,把那石块拿给姑丈看。姑丈杨基见那石块,也不禁拍手叫好,说这石块石质光滑细腻,比江西的歙砚还要好!自己是本地人,也不知道羚羊峡有这么上乘的砚材。第二天,杨基雇了一条船专程来到斧柯山,不费多时,同样捡了几十块一样的石块运回家里。原来杨基本是一个玉石雕刻家,他把石块精心地雕刻起来,果然几十块上乘的砚台各具风采。有鸲鹆眼的,鱼脑冻、蕉叶白的、金线、火捺的,加上杨基雕龙刻凤的精湛技巧,使每个砚台都深受当地读书人的钟爱。彼此,杨基就做起雕刻砚台生意。

再说梁铿自从用上斧柯山石砚后,毛笔书写流利,脑子也比过去灵敏,不管是题诗作画,抑或写文章,总是手起笔落,一气呵成,文章辞句华丽,画意清新!昔日在江西无人问津的梁铿一时竟成了端州一带的知名文人,众人把他的诗画抢购一空。梁铿自然欣慰,他心里想:自己在江西一直默默无闻,想不到用了端州的石砚,才开始展现才华,端即开始也,不如叫此砚为“端砚”。他把想法告诉姑丈,杨基听说,连声称妙。自此,端州出产的砚台就叫“端砚”。

梁铿见自己才华初现,又萌发了科考之念。他带着端砚回到了江西应考。果然不久,他考上了秀才,又中了举人。这年,他又赶赴西安应考。当时天气严寒,各地考生的黑砚都结了冰,无法动笔。而梁铿那块端砚磨出的墨汁依然油润生辉,他笔随人原,很顺利完成了答卷。开榜时,他名登榜首,当了元魁。当时在场的考官好像发现了奇迹,把梁铿砚墨之事向皇上禀奏,唐皇即下旨查究端砚的出处。自此,端砚就闻名于世,列为贡品,成为中国四大名砚之首。

包公听完故事后,问:“梁师傅,小徒听说端州每年进贡的端砚不多,你们为什么这么紧张赶工呢?”梁师傅摇了摇头感叹地说:“小徒你有所不知,端州历任的官府都借进贡之名来巧立名目,他们营私舞弊,巧取豪夺,压榨百姓。端砚年年增加,工钱年年减少,又用端砚送礼行贿上司。近日听说又来了一个包拯,这回惨了!昨天负责进贡端砚杨书史又来了说什么府衙来了新任,催我们这两天要交二十方端砚。”

包公问:“真有此事?”兴师傅看了看四周,继续说:“确有此事,见你是外地人,师傅才直言告知,若被杨书史知道我们告密,师傅这加工场就要关闭了!”包公“呵”了一声,明白石工们问而不答的原因。他正要说什么,突然府衙的杨书史闯进门来。梁师傅急忙迎上前,恭恭敬敬地施礼让座。

杨书史却不就座,他环视着石场,冲着梁师傅:“喂,明天期限到,你这二十方精品完成得怎样?”梁师傅脸露难色地说:“杨书史,近日砚工因日夜加班,数人病倒,生怕、生怕……”

“生怕什么呢?你知道吗?这二十方端砚是新任包大人亲口呆的,你们一个二个做工慢吞吞,完成不了,你们不怕坐大牢吗?”杨书史一边说一边恐吓着在场的石工。杨书史恐吓间,仍见一人站着不干,他火冒三丈,正要向此人发恶。突然此人转过脸来吓了他一跳,他万万没想到,眼前的正是包大人。他惊恐万分,连忙跪地,脱口而出:“包……包大人,是您?”

包公怒目圆睁,喝道:“杨书史,你作恶多端,欺压百姓,本府何时亲口向你说过征端砚呢?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杨书史颤巍巍地说不出话来,刚才那股霸气也荡然无存。这时的梁师傅和众砚工才明白眼前的包大人是以拜师为名,查访为实,大家不禁对新来的州官生产了好感。相信有这样的好官,杨书史那些贪官也没有好下场。

果然,过了不久,包公取得了确凿的证据,罚处了杨书史等一伙借进贡端砚,勒索百姓的贪官污吏。端州百姓个个无不拍手称赞。后来,世间还流传着《包公掷砚》的民间故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摘自《包公在端州》